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晓曦 的博客

忠于原创 请勿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猝然离世,我被诊断为癔症  

2014-07-12 22:02:14|  分类: 咨询手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 谦是由妻子陪同前来咨询的,他今年30岁,戴了一副大框的眼镜,看上去就是IT男,却是一脸的愁容……第一次走进我的视线,我的心中有很多的猜测,他为什么看起来没有一丝的活力,连说话都要妻子的帮助,妻子给人的感觉也是知识女性,穿着朴素,说话间让小小的咨询室里弥漫了焦虑与不安,这个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?!

父亲走了,病症让我没了方向

  我的老家在江苏,二年前来到上海发展,有了稳定的工作,买了自己的房子,去年过年时和相爱多年的女友完婚,这一切似乎都非常圆满。一路走来没有父亲的引领、教诲、付出和操劳也不会有我现在的生活……

不幸的发生是那么突然,让我猝不及防,去年年底(12月份)一个阴冷的雨夜,我在睡梦中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,说父亲在单位里发生了工伤事故,已不治身亡,我和怀有身孕的妻子连夜赶回老家,那一刻我没有思想,我处在麻木的隔绝状态,我的身体和灵魂已完全的分离,我不相信父亲真的会离开我,“十一”长假我们一家人刚刚团聚,父亲还给他几个月后就要出生的孙子起好了名字,那一刻我们都充满了期待,多么的幸福!

记得那时我料理好后事及一些工伤方面的补偿交涉,由于悲伤过度,一个月里就发病二次,具体症状是:在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,抽搐嚎叫,满地打滚,大约持续半个小时,对所发生的一切都没有记忆。当时因为是特别时期,似乎还可以解释,之后,过春节、清明节,又多次发病,当时的情况是妻子生产我也不能照顾到,母亲虽然来帮忙照顾妻子和我刚出生的儿子,但一家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与痛苦中,那时我感到自己疯了,无法照顾我的孩子,工作也受到了影响,我甚至感觉活着已失去了意义,父亲的猝然离开,让我没有了人生的方向,我的病也让我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……妻子非常紧张我的病情,在月子里就先后多次陪我去精卫中心就诊,开了抗抑郁的药,一段时间也没有感觉有什么效果,之后医生诊断为癔症,建议我来心理咨询治疗。

妈妈不爱父亲,让我无法释怀

一想到我的父亲就让我的心中充满了内疚和对母亲的怨恨,父亲离开时只有57岁,他答应我退休后就来和我们一起生活,可是,现在我什么都不能为父亲做了……

我的父母感情不好,从我记事起他们就不停的在争吵,母亲对我也经常打骂,而父亲从来就对我温和关心,从不打骂,总是问我开不开心啊,而母亲总是无理取闹,一次下雨天,母亲因父亲没有给她送伞,就大发雷霆,还砸了家里的东西,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他们就开始闹离婚,一折腾就好几个月,就在他们要去办手续的时候,我拉着父亲说,别人的家里都有爸爸妈妈,我不想让家庭不完整,求爸爸不要离婚,后来爸爸就没有离婚,虽然妈妈依旧吵吵闹闹,但这个家是完整的。后来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去了外地工作,一周才能回家一趟,妈妈下岗后照料我的日常生活,和母亲的交流很少,就盼着爸爸早点回家,父亲一直到工伤去世都是在外地工作的,和母亲也避免了很多的争吵,我高考前是父亲和我一起选择专业,哪所大学的,最后都如愿以偿,我的人生是父亲一直在支撑着,父亲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工人,但在我心里是非常有能力的人,只要有父亲在就感到心里踏实,大学毕业以后我在上海发展,父亲拿出了一生的积蓄为我在上海买房,很幸运地和大学同学相爱结婚,妻子非常善解人意,让我感觉家的温暖,父母亲也常来上海看我们,我们也会在节假日回家,可这全新生活刚刚开始,就戛然而止于父亲突然离世的那一天……

那时妻子正怀孕,自己陷于崩溃状态,而母亲只是沉默了几天,很快就恢复了精神,和我一起来上海的家,经常去找她上海的小姐妹聚会,开心得不得了,最让人气愤的是竟然在父亲离开才一个月的时间,去见人家帮她介绍的老头子,她真是极度自私的人,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,现在儿子出生三个月了,她虽然在帮我们带孩子,但并不能化解我对她的怨恨,我几次发病她都说是睡眠不好,压力太大,我一直想问问母亲,我这么好的父亲为什么不好好爱他?我现在工作上的事压力也很大,孩子太小,自己又生病,真的不知怎么办,也不知能不能治好这个病?

 

解码

从谦的述说中,我感受到了他对父亲深厚的情感,父子情深无法忘怀。他的父亲在他心目中是完美的,是他的支撑和力量,从儿时到父亲离开的那一刻,他对父亲是完全认同的,而他这么好的父亲却不能得到母亲的爱,因此他必须用否定母亲来缓解内心的冲突。

父亲的离开是谦无法承受的生命之痛,他几次谈到了对父亲的愧疚,潜意识中父亲的离开是他的行为导致的,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是他恳求父亲,不要和妈妈离婚,父亲是为了他,才保全了他有一个完整的家,为了避免争吵,父亲选择了去外地工作,每周回家一次,直到父亲意外离世。他也和我谈到“如果”,如果他当时让父母离婚,父亲可能,不,一定会幸福,父亲就不会跑到离家那么远,每周只回来一次的地方工作,所以他会有自己的推断,他相信,父亲的意外必须由他来负责,他要如何来承担,在病症中是最好的逃避……

我必须请谦来思考如下问题,也许当年谦恳求父亲不要离婚,父亲就没有离婚是父亲,一个男人、丈夫自己的选择;母亲如果坚持离婚,也不可能没有离不了的婚;不离婚是父母共同的选择;父亲在外地工作薪酬很高,当时母亲下岗,谦在读书,可以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也是父亲和丈夫的责任;在父母亲的这个婚姻中,如果是痛苦的,那么不会只是父亲一个人的;也许父母之间的感情早在谦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,谦把对父亲的爱强加予母亲,要求母亲爱他的父亲,但是这是父母之间的事,他不能参与,而其实他早已卷入了;父母有他们的相处方式,试着理解和尊重吧……

通过咨询评估下来,谦符合癔症的诊断:一是患者起病急骤,发病前有明显的社会应激;二是症状缺乏相应的病理解剖学和病理生理学基础;三是与暗示相关;四是应排除其他精神疾病或躯体疾病引起的癔症样症状。

 

支招

在最初的阶段主要是运用支持性的心理治疗:一、和他一起探索病症的意义,表达的是什么?二、57岁的父亲离世后,他内心的愧疚的是什么,运用“空椅子技术”和父亲表达并告别;三、对母亲的怨恨能否缓解对父亲的内疚,希望母亲做些什么会让他好受一点,当这一切都没有出口就只有通过病症来表达;

(领悟)躲在病症里也许可以逃避痛苦,关注点在病症上而不是需要面对的现实,以此来麻痹自己,理清父母的关系问题,并不是谦可以主宰的,妈妈不爱爸爸错在哪里?我们希望的只是一个愿景,而不是真相……现在的症状表现方式正是潜意识的冲突。

(结合认知治疗)让谦对自己的病症重新认识:就算吃药也不是为治疗躯体化的症状,而是为缓解焦虑。认同谦的痛苦,它不是器质性疾病的先兆,切莫将二者混淆,否则症状就会成为威胁生命的信号弹;鼓励谦,担心、沮丧是没有实际意义和价值的,癔症是被证实的排除了的器质的疾病,否则这些负面情绪会让病状更加明显呈现,它不会转化为器质性的躯体疾病;过分敏感会放大症状,并不会因关注就能消退,“接受”才是权宜之计,接纳的态度能使症状局限在“最小化”状态,虽然在短时间内不可能让症状完全消失,但症状却不再被强化;曲解的自动想法的启动会引发一系列的联想和想像,也会跟进负面的假设,从而迎合对自己已经患有严重疾病的核心信念;停留在接受症状的“最小化”症状,同时阻止谦的思绪朝放大的方向弥漫和扩散;情绪得到平静和松弛,行为的功能也不受躯体症状的干扰,这种心理干预的方法不求症状的立即消除,而是通过弱化的方式来阻断功能失调的认知对症状的强化影响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